重要通知

我的舞蹈之路——港艺芭蕾学员樊雨墨

发布人:横横 发布时间:2015-09-04 浏览:15376次

我叫樊雨墨,是个爱跳舞的女孩,三岁半开始学习中国舞。记得那时候自己总是记不住动作,每次都是妈妈用手机录下来,先自己学会了再一遍一遍教我,真不明白那时自己怎么这么笨,但我没有放弃跳舞。经过两三年的学习,我的舞感、节奏和基本功一直在进步,我也越来越自信了,这时候我的中国舞老师却跟妈妈说:“让孩子去学芭蕾吧,她整体感觉很适合学。”就这样我来到了港艺芭蕾舞学校开始了我的芭蕾之路,那年我七岁。

初到学校老师把我安排在二级班,当时心里还有些不服气,觉得我都中国舞五级了,侧手翻、前桥什么的都会。结果一上课我大受打击,连最基本的芭蕾手位、脚位我都不会,由于我天生软力量欠缺,全身松懈,天天被老师骂,说我像摊泥一样。我失去了自信,跳舞时甚至不敢看镜子中的自己。港艺的郝老师鼓励我说:“我觉得你能行,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我给你留着,看你什么时候能站到那!”

我暗下决心,定下了目标。妈妈很支持我,家里安了把杆和镜子,方便我在家练功。接下来的两年间,我的目标一个一个实现了,在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等级考试二级、三级的考试中成绩都是优秀,而且是第一名,顺利考入港艺芭蕾艺术团,并在天桥剧场的演出中第一次跳独舞。经过这许多,我的又一个目标出现了,我想考专业院校,成为舞台上那只美丽的白天鹅。

爸爸妈妈和老师都很支持我,但又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我面前,我第一次听说比例这个词,原来不是你现在基本功有多厉害,舞蹈跳得多么好就能录取,关键是先天条件最重要。知道了什么是“三长一小一大”,我的腿不算长,刚刚到及格线,脚背也不高,膝盖还大,怎么办?可我就是想考,看到我这么坚定,老师给我制定了一系列针对性的课程,港艺芭蕾舞学校教学总监饶老师负责解决我的软开、脚背、基本功,韩老师给我编排变奏,妈妈每天回家给我压脚背和膝盖,那滋味真是酸爽啊,估计我的邻居天天都能听到我的鬼哭狼号。考学那段日子真的好苦,每天要上学,接下来是各种大小课,晚上回到家还要忍受妈妈的酷刑,对了,还要减肥,都不知道那时候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还好总算没有白付出,我最终收到辽宁芭蕾舞团舞蹈学校和北京戏曲学院附中中央芭蕾舞团表演班的录取通知书

本以为考上了我会有一个轻松的暑假,可妈妈告诉我的却是不行。我除了要补习五六年级文化课,还要天天练功。我不明白问“为什么?”妈妈说:“能考进专业院校的都是尖子,本来我们的先天条件就不好,如果再不努力,别人随随便便就会把你甩出十条街去。”整整一个暑假我都在集训练功和学习中度过。这期间我遇到了蒋老师,蒋老师曾是中央芭蕾团优秀演员,现任港艺芭蕾专业课老师,她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问题,不停的纠正鼓励我,还教会妈妈如何回家监督指导我练功。虽然现在很多动作我并不能达到最佳,但一直在进步,也得到了老师的肯定。一路走来,感谢我遇到的所有老师,感谢港艺,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与

教导。

转眼就要开学了,又一个新的问题出现,附中是要住校的。天哪!我还不会自己洗头,不会洗衣服,不会盘头发…没办法,一个一个攻破吧,学舞蹈的女孩都是吃的了苦的。盘头发对我来说真的好难,一开始一个小时我连一个高辫子都梳不起来,累得我手酸死了,为此还哭鼻子呢。到现在,我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把头发盘的牢牢的,而且还很漂亮,我厉害吧

舞蹈这条路,虽然很苦,但我依然热爱。奔跑在这条路上的舞儿们,一起加油吧!